内蒙古11选五

切换到宽版

老龄化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到来

作者:5566 原创作者:朱民 2020-01-05 22:57
12月31日到1月1日,第二十届“学习型中国——世纪成功论坛”在北京召开,本届论坛以“未来已来VI·万物新增长”为主题,聚焦“战略增长、策略增长、产业增长、创新增长”四个维度的增长话题,探讨中小企业如何从中获 ..
12月31日到1月1日,第二十届“学习型中国——世纪成功论坛”在北京召开,本届论坛以“未来已来VI·万物新增长”为主题,聚焦“战略增长、策略增长、产业增长、创新增长”四个维度的增长话题,探讨中小企业如何从中获得新增长。


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、IMF前全球副总裁朱民在发言中谈到,中国正面临的一个大的变化,就是从中等收入国家走向高收入国家,整个经济结构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。


朱民提到,从2000年开始,中国经济中服务业的贡献不断上升,工业比重则在下降,但是工业劳动生产率,仍然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130%,也就是说工业的劳动生产率要高于服务业劳动生产率30%。


朱民分析认为,如果这一趋势持续的话,在未来的10年里,每年增长一个1%的GDP的服务业,就会丢到0.3%的劳动生产率。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经济增长只会下滑。所以,这个问题便可以归结为,怎样才能提高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。


朱民进一步分析道,中国的服务业可以进一步细化为两类。一类为市场化的服务业,比如酒店、金融;另一类是非市场化服务业,比如说教育、医疗卫生,这些服务业完全还没有市场化。现实中,市场化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并不低,而整个非市场化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很低,一直没有变化。而这些非市场化服务业的改革迟滞,已经阻碍了中国经济结构优化。当中国要走向高收入阶段的时候,经济结构必须做出改变,核心就是要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,主要是提高非市场化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。


朱民还提到,中国经济面临的另外一个大的变化,就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正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到来,并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,当老年人的需求主导了社会需求,它将改变整个社会的生产结构。换句话说,银发经济刚刚开始形成规模,而这又将是一个巨大的结构变化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
朱民以日本的房地产业为例说道,日本的建筑业从上世纪90年代的危机以后,开工数和新增供给不断下降,房价经过泡沫上升以后急剧下跌。一般来说,按照经济规律,下跌到一定程度也会反弹,但日本的房地产从泡沫危机下跌以后,就再也没有反弹,原因就是日本触动了一个基础:老龄化恐慌。


当经济泡沫遭遇老龄化社会,房地产也从此一蹶不振,因为老年人不需要那么多的房子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到东京后发现,东京的房子比北京的房子便宜很多。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,不仅对制造业影响巨大,对物质产品生产影响巨大,对服务业的需求同样也影响巨大,这是一个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因素。
已有27人阅读

栏目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

热门帖子

最新帖子